西狩获麟

圈名洛钟麟。不知所归。

【喻黄】丧尸学院(二)

前情提要:高二学生喻文州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偌大校园空无一人,偶遇回校看望老师的大二学生黄少天。遭遇了丧尸片中才会有的设定。这才是刚刚开始。他们能否化险为夷?莫名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梦中熟悉的女声又是谁?

再次声明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我是分割线—————

下一秒对方便嘶吼着冲了上来,黄少天不慌不忙,待它接近后身子迅速往旁侧一闪,丧尸的爪子堪堪错开他鼻尖。

喻文州躲在一旁着实替黄少天捏了一把汗,然而黄少天本人却显得游刃有余。他完全主导着这场搏斗的主动权,方才那惊险的一幕,不过是他刻意为之以求的刺激。

黄少天毫不犹豫,又上前一步便冲丧尸的脸踹去。

谁知这丧尸口中嗬嗬怪响着,不太协调的手乱抓一气,竟抓住了黄少天的脚,偏偏力气还出奇的大,挣都挣不开。

眼见得那东西抓着自己的脚就要往嘴里塞,黄少天内心反胃到爆炸,还因为重心不稳无可避免的跌坐下来。

“兹拉——”一道仿佛要穿刺耳膜的声音传来,那东西紧抓着黄少天一只脚的爪子松了松,黄少天趁机挣脱,一个打滚站了起来。

是喻文州。

他手里还扶着一张课桌,正是刚才那魔音的始作俑者。

丧尸转移了目标向喻文州冲去,喻文州早有准备,略一使劲便让课桌狠狠地撞在了丧尸腹部。

黄少天猛然跃起,冲丧尸脊柱狠狠一个膝撞,手中又飞快掣出什么东西,在那丧尸脑袋上大力砸了一记。那丧尸终于两眼一翻白,倒了下去。

喻文州默默看了一眼黄少天手中的《牛津高阶英汉双语词典》,顿了两秒对人歉意一笑:“多谢你了。”

黄少天默默看了一眼被喻文州当武器使的桌子,不愿回想起被噪声支配的恐惧,毫无谦虚的自觉,哈哈笑道:“小事小事,哎保护学弟理所应当嘛哈哈哈!”

喻文州也笑了,只是看着他,一句也没有提起某人刚才差点儿被丧尸拖着脚啃这回事。

黄少天倒是先被他看得心虚了,正欲顾左右而言他,一回头间面色骤变,“操”了一声,一把扯住喻文州把字典胡乱往身后一扔撒腿就跑。

喻文州看到他变了脸色立时心下雪亮,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几个人影正踉跄着向他们追来。

喻文州立刻回过头任黄少天拉着他发足狂奔,心里一片冰凉。

他实在是不想看见那些歪斜青白的嘴唇,布满血丝野兽般的双眼,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这些都出现在自己熟悉的身影上。

突然黄少天慢了一瞬,喻文州马上明白了他在犹豫什么。

“不要再往前,这边,下楼!”喻文州气息不稳地指挥道。

“什么你疯了吧楼下应该更多啊!”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那些都是从楼下爬上来的啊!”

喻文州不跟他废话:“这儿我比你熟。”
说着反手拉住黄少天让他跟好自己,认真的看着他:“信我。”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拉着噌噌噌下了半层楼,他啧了一声还是忍不住问了句:“现在去哪儿?”

话音刚落,喻文州突然一个急停拽住了惯性前冲的黄少天,急切地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黄少天内心一阵卧槽叫苦不迭,我就说会出事吧!!

楼梯在右手边拐了个弯继续向下,尽头是一个绿色通道的标识正发着荧荧的绿光,然而一切显出攫人心脏的恐惧与压抑——楼梯尽头,一双不见半分神采的眼睛正死死地瞪着他们。

“我就说……”黄少天压低了声音正要发牢骚,喻文州连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随机指指他们刚经过的二楼走廊,两个颤颤巍巍的身影正从那儿晃过——暂时还没发现他们。

喻文州又比了个手势示意黄少天看向办公室方向——那儿也有一个楼梯。黄少天循着手势看过去瞳孔骤缩,好不容易才忍下倒吸一口冷气的冲动——那楼梯上黑压压的一大片,或爬或走,摇摇摆摆的。

幸好刚才跑路的时候没有往那儿跑!

黄少天回忆起先前拉着喻文州逃离办公室的时候压根儿没留意身旁有个楼梯。

真的是运气好啊!黄少天慨叹,幸好那会儿我瞎了……

可眼下的情势更加不容乐观。

黄少天看了看旁边的平台,心里比划了一下从半层楼的高度跳下去会不会受伤,但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

他向喻文州连比带划地问是不是非要从楼梯下去。

喻文州抓过他的手在手心里画了个勾,指指下面楼梯尽头的那扇灰色大门,做了个口型“监控室”。

黄少天突然一本正经的盯着下面那双死水般死寂的眼睛,神情都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喻文州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情况,一时间大气也不敢出。

沉默良久,二楼晃荡的那两只就这么晃过去了也没来招惹他们。一楼的这双眼睛仍然执着的盯着他们,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

喻文州有点无语,他就这么看着黄少天突然沉默和楼下的那位仁兄大眼瞪小眼了近一分钟,简直要怀疑黄少天是不是在跟那位仁兄达成了什么共识,比谁先笑出来谁笑谁输……

忽然黄少天转而一本正经的看向他,手上比划了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一大堆$*&134%=8)#:/¥!!!?

喻文州无奈了:“声音轻一点说没事的。”又立刻补充道:“长话短说。”

黄少天一脸严肃:“你知不知道喝女朋友约会回宿舍的路上碰见德育处主任,她还直勾勾看着你俩怎么办?”

喻文州莫名其妙,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跑?”

黄少天狡黠一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最好的办法是——
“泰然自若的从她身边走过,并喊一声老师好。”

喻文州:你很有心得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喻文州还是无法理解黄少天的脑回路。
“我的意思是,”黄少天咧嘴一笑,“当作没看见它,直接走过去。”

喻文州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瞅了一眼那只丧尸。

好嘛,还真是个老师。教他们美术的。

黄少天补充,那就更好了,还能顺便打个招呼,十全十美。

“风险太大了。现在是没动静,万一你走过去的时候它突然发难你躲都来不及。”喻文州反对。是啊,这家伙举的例子根本没法对丧尸成立啊,丧尸是不会思考的。

黄少天立刻反驳:“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提防着点就是了,实在不行开打呗!”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只能这样了。

黄少天比划着说:“我先去试个毒。”随即轻手轻脚地向楼下走去。

黄少天一边强装镇定自若地一步一步挪下楼梯,一边偷眼打量那丧尸的反应。

老师老师我真是个好学生,您要是觉得我一直都乖巧听话懂事从不废话沉默是金您就千万别看我千万别……

大脑中刷屏一般掠过这些字,想着想着竟然就这么安然无恙地走了过去。

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左右暂时没什么情况,黄少天抬起头冲喻文州比了个V表示没问题你来吧。

喻文州依然不敢怠慢,也学着黄少天的样子轻手轻脚地向楼下挪去。

一步、两步、三步……喻文州注意到那只丧尸缓缓地挪动着头颅,双目无神却仿佛在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喻文州咽了一口唾沫,背后冷汗涔涔,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勉力稳着自己的双脚。

突然那丧尸就动了,僵硬而机械地拦在了喻文州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喻文州顿时吓得不敢再挪动,就此僵在原地。而那个丧尸也没有更进一步动作,只是伸长了脖子凑近喻文州,仿佛对他很有兴趣一般地上下打量着。

喻文州下意识后退了半步登时就后悔了,这样是不是会引起丧尸的攻击?
所幸那丧尸似乎毫不在意,仍然只是伸长着脖子凑近着他而已。

黄少天见了冷汗也下来了,看着喻文州和那丧尸僵持着半天没有动作急得挠墙。他环顾四周想找点什么东西帮帮这个学弟,抬头间面色骤变。

又一只,不,后面还跟着一群,正不紧不慢地从二楼晃了下来,而紧张地面对着面前的那只丧尸的喻文州浑然不觉。









tbc.
—————我是分割线—————
emmmm过了这么久才更新我的良心并不痛。【你滚

更正一下上一篇的提示。其实上一篇就已经在铺垫有病的结局了,本来想这篇放一个更明显的暗示,但发现还写不到那里…【我的错/捂脸遁走

哎呀少天生日就快到了我还没有写到高潮部分,心好痛QAQ

我为什么要选这么长的一个梗作生贺【摔

唉木已成舟我我我,尽力不坑……【你滚

评论(3)
热度(20)

© 西狩获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