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狩获麟

圈名洛钟麟。不知所归。

【喻黄】丧尸学院(四)

拖了这么久来放一更。

哎呀觉得这个假期大概是更不完了照这个进度ORZ

没更完的话只能等到明年六月了呀。。emmmm我尽量不坑

上一篇 我不知道放的链接对不对。。。第一次放外链

好的不哆嗦了我们开始吧

————分割线————————————

叶修先行翻窗出去了。

喻文州没有立刻就走,而是重新关上窗拉好窗帘,保险起见把白晃晃的灯也关了,而后招呼了黄少天一起来看监控。

黄少天就见着喻文州在手边抽了一沓纸,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草草几笔便将教学楼的平面图大致勾勒了出来。

喻文州敲打着键盘,不断切换显示屏上的画面并时不时在纸上记上几笔。

黄少天见了知道他在规划求生路线,于是不敢作声打扰。期间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凑上去看,然而有的地方用了些奇怪的符号标记着,他看得不明所以,但又感到难言的熟悉。

此刻空气里一片沉寂,只有时不时因被外面的丧尸撞击而砰砰作响门提醒着他们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

喻文州手边只有一枝颇钝的木头铅笔,在纸面上擦出沙沙的轻微声响。黄少天只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绞尽脑汁地正想着突然便听人唤他。

“少天?”喻文州伸出只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子——他已经叫了人好几遍了。

黄少天连忙回了神,欲盖弥彰地顾左右而言他:“哎喻文州你叫我什么?这样叫学长实在太不礼貌了啊我告诉你啊!”说着把脸别到一边,确实是忍不住斜眼瞅一瞅喻文州。

喻文州见他摆了一副你不改口我就不理你的样子,心下哭笑不得但也没点破。

“好。少天学长。”面前的人笑道。

黄少天被他看得心虚,咳了一声气势减了一半:“咳,你叫我干嘛来着?”

“看下我画的简图。这儿,”喻文州用笔尖点在某处,上面画了个五角星,“我们在这里,也就是监控室。门外的那一群丧尸只会比之前更多而不会少,因此我们只能从窗户出去。”

“根据以前看过的一些丧尸片,丧尸根据声音,光,气味觅食。之前我测试了一下,声音确实会吸引丧尸。”

黄少天回想起那张课桌,不太想说话。

“气味也可以确认了。我们在里面呆了这么久,虽然有说话的声音,但这扇门隔音非常好,不至于吸引丧尸,但是他们仍围在外面。那么显而易见,是我们的气味吸引了他们。光的影响还无法确定,但保险起见我刚才把灯关了。”

“它们还围在外面是因为看见我们进来了吧?”黄少天将信将疑。

“不,它们没有视力。”喻文州摇摇头:“这些丧尸都已经是'死人'了,瞳孔涣散,晶状体混浊度太高,它们已经不可能拥有视力。”

“那照你这么说它们也不应该有听力有嗅觉啊,怎么会听见我们闻到我们啊,而且这鼻子比狗还灵吧。”黄少天反驳。

“我不是很清楚。”喻文州语气中难得有些无奈,“大概视力是有特殊性的吧。假设病毒操控着大脑,视神经听神经都能够继续运作,所以理论上来讲五感本来都不会失去。但视觉必须依靠眼睛这个媒介,但死人的眼睛条件,也就是‘硬件’已经损坏了,因此就不存在视力。”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毕竟丧尸的存在本来就不能用科学解释啊。”喻文州又补了一句。

得。黄少天双手环胸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饿不饿?”

“哈?”

喻文州抖了抖手中的几张纸:“先解决一下晚饭。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窗外是人工池塘因而暂时不会有丧尸接近,但再呆得久些就说不准了。

喻文州又核对了一遍监控准备走了,突然黄少天指着屏幕嚷了一声:“欸你看你看这些是不是活人啊,这个学校里除了我们好像还有人啊!”说着撑着桌面想凑近了看。

“等等!”

“哔——哔——哔——哔——”刺耳的警报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黄少天抬起手才发现刚才一巴掌拍在了什么按键上,当下连忙抽回手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喻文州。

喻文州没说话,立即拉开窗帘,面色凝重。池塘外围已经有几只丧尸注意到了这里,正蹒跚着向这里挪动着。

“哎哎这个怎么关不掉啊啊啊别响了别响了!!”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想关掉警报,喻文州一把将他扯到窗边示意他快翻。

“再不快点就走不了了。”


半分钟后,喻文州看着游刃有余地躲避着丧尸还不忘问东问西的黄少天,觉得自己之前那句话根本就是多余。

黄少天在花坛边上捡了根比较粗的木料当武器,颠儿颠儿地跟在喻文州身后。

“诶刚才问你的你还没回答我呢,学校里除了我们好像还有活人啊,我看才应该没看错是吧是吧是吧?哎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只有我们两个那也太艰难了点。哎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找他们,人多力量大啊说不定还可以问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喻文州没有直接回答,拉着黄少天拐进了风雨连廊:“走里面。这儿好歹还有点柱子可以藏匿,外面足球场一马平川的,目标太明显了。”

待黄少天又敲晕了一个张牙舞爪扑来的丧尸,他们已经到了连廊的出口,前面不远处就是食堂和小卖部。

“去食堂吗?哎食堂都有些什么好吃的啊,好多年没回学校了回想起来还是我们食堂的菜好吃啊!”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有啊。白灼秋葵味道不错,要尝尝吗?”

黄少天感到一阵恶寒,当即闭了嘴,半晌憋出一句:“严肃拒绝,严正抗议!”

喻文州也不再逗他,拉着人闪进了一扇玻璃门:“不去食堂,大叔大妈的丧尸们力气可大得很,不好对付。这是小卖部,动作快点,拿几包泡面就走。”

黄少天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小卖部里冷冷清清的半个人影也瞧不见。他眼尖立马就看到了柜台后货架上的几袋康师傅,于是直接翻过柜台伸手就去抓泡面。

突然货架之后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嘶吼着向他冲了过来。

喻文州黄少天大惊,他们之前都没有留意到货架后还藏着丧尸。黄少天反应很快,当即放弃了泡面先一棍子打开了丧尸伸过来的手,然后也不恋战立即退后。货架与柜台间空间太小,手脚有些伸展不开,他只退了一步腰身便抵在了柜台上,退无可退。黄少天也没有慌乱,屏气凝神待那只丧尸嗷嗷叫着全无章法地猛扑过来,立刻手脚并用着躲到一旁并趁势绕到了丧尸身后,在它脑袋上猛敲了几下。

看着眼前的丧尸慢慢软倒下去,黄少天松了口气,忽然只听耳边梆的一声,黄少天转过头一看又一只穿着小卖部工作服的丧尸在离他极近的地方倒了下来,露出了站在后面的喻文州。

他看向他。喻文州手里还拿着刚才被他当做武器的铁勺子,冲他笑了笑。

“刚才袭击你的这两只丧尸似乎都有一点智慧。”喻文州皱着眉:“当然也不排除偶然在货架后面的情况。但看着怎么都像是在埋伏着等待袭击猎物的样子。”

“丧尸不能自己思考是吗,艾玛那这两只是怎么回事变异了吗变异了吗?哎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啊赶快离开这儿吧!”

“不排除变异的可能性。”喻文州收拾了些食物提在手里:“前提是我们走得掉才行”

一片丧尸都被先前的警报吸引去了,喻文州领着黄少天走着,一路上都没撞见几只。两人不由得也稍微放松了些,黄少天的嘴就没有闲住的时候,立刻又开始向喻文州问个不停。

“为什么走不掉啊那边不就是校门吗,就算门锁了也不是不可以翻墙的嘛。哎你看反正很近我就去看一眼。”说着黄少天就一个飞扑贴到了铁门上,还没等他开始研究怎么开锁就被一个不可抗力反弹了回来。

“哎哟我的屁股啊疼疼疼疼疼!”黄少天一阵龇牙咧嘴。

喻文州上前把他拉了起来:“现在你试过了,我们得尽快找到藏身之所。”说着指了指身后五十米开外跌跌撞撞往这儿挪动的人影。

“我们去哪儿啊还有哪里能躲啊?”黄少天拍拍裤子上的灰。

“宿舍楼。”喻文州拉着人走进了又一条走廊,继续解释道:“你之前不是问还有没有其他活人的吗?”

喻文州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宿舍的一排排窗子:“我赌他们也在这儿。”

“去打个招呼吧。”冷冷清清的宿舍大厅玻璃门倒映着两人的身影,映射出诡异的光。






tbc.

——————分割线————————-——

接下来会有其他人物登场啦。

总是看他们和丧尸玩也很没意思是不是

看到现在可能还很黑人问号,但后面会慢慢揭开的。

非常感谢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咯【你滚】

如果喜欢的话,尽量给个评论吧小天使们

评论(4)
热度(21)

© 西狩获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