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狩获麟

圈名洛钟麟。不知所归。

【喻黄】丧尸学院(五)

前情提要:喻文州和黄少天跑出了监控室,摸泡面途中和丧尸小打一架,发现出不了校门,逃不出去。文州决定躲进宿舍楼。

快开学啦我还是每天码一点字尽力地更新着!有没有感动呀【你滚】

算不上丧尸paro的设定,但还不能剧透呀。之前评论我的小天使已经猜得很接近了,那么请不要大意继续看下去吧!

章节目录:(一) (二) (三) (四)

声明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分割线————————

“怎么这么冷清,不像有人的样子啊。”黄少天整个儿趴在玻璃门上,鼻尖贴着玻璃给人冰冷的触感,毫无生气。

“哎你看角落里躺着个人,好像是宿管大妈诶。”黄少天敲了敲玻璃门,“喂大妈,放我们进去呗!”

“准确的说,是宿管大妈的丧尸。”喻文州在一旁摆弄着门边的密码智能锁:“已经被敲晕了,看来已经有人在我们之前进入了这里啊。出事的时候还是上课时间,宿舍区几乎没人也不会有太多丧尸,的确是最好的选择。”说着嗒嗒嗒嗒按了几个数字,“嘀”一声,门上的锁舌也应声而开。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密码?”黄少天震惊了。

“我是在校生啊。”喻文州笑着推开门招呼他快进来:“你不知道密码是正常的。”

黄少天进了宿舍门便忍不住东张西望,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哎呀说起来好久没回来宿舍都翻修过了啊我们原先宿舍楼好破的,这新校区绿化搞的还真不错啊,就是不知道怎么摊上这档子事真是扫兴啊。”

喻文州锁好宿舍门,嘴里应着黄少天,人又走到电梯间前皱了皱眉,寻思片刻便果断把电梯间也锁死。

“诶?你干嘛把电梯间关上啊我们难道走上去吗?我看看这楼挺高的啊走上去多累人啊!”

“男生宿舍都在低层不算高。如果走电梯的话我们无法保证先前进来的一批人中有没有混入感染者。”喻文州领着黄少天走上了一旁的楼梯解释着,“如果感染者在电梯内失控,那么所有电梯中的人都无法幸免。贸然开电梯的话,可能,就会要面对一打丧尸。现在就我们两人,没有胜算。”

“有道理啊。”黄少天摸摸下巴,觉得这个小学弟看不出来还挺可靠。

“这边是二楼自习室,我们从这儿穿过去进消防通道。我宿舍就在四楼,爬上去挺快的。”喻文州说着推开了消防通道的门。

“小心!”大叫出声的同时黄少天一个飞扑把喻文州扑到一旁,堪堪避过挥舞而来的阴影。

黄少天看着近在咫尺的喻文州,对方好像也刚回过神,有些愣怔,黄少天刚想说什么只见眼前人瞳孔骤缩把他往旁边狠狠一推。

黄少天被撞到墙上肩膀撞得生疼却听一声闷响,他眯着眼看过去只见喻文州表情痛苦地半跪在了地上。

“靠!”黄少天连忙上前扶起喻文州,转头怒瞪挥着棒球棍的始作俑者:“妈蛋妈蛋!你认不认得人啊人和丧尸分不清的啊!你这眼睛不行了得治啊唉我记得丧尸眼睛也不大行啊你是丧尸派来的卧底吧,要不然就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没处使你有力气打人你有本事出去打丧尸啊!!!”

“啊对、对不起我刚才太紧张了,看到人影以为是丧尸,就.......”来人穿着校服,很是抱歉地挠了挠头。他试探性地向喻文州伸出手:“那什么,对不起啦,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是二班的卫岚,你叫什么?”

也亏得卫岚是个脾气好的,换个人来怕是要被黄少天先前的一番嘴炮给气疯了,哪里还会这样客气。

喻文州胸口的闷痛尚未退去,有些勉强地扯出一个微笑,也伸出手来和卫岚握了握:“四班,喻文州。”

黄少天见状只好不情不愿地自报了家门:“黄少天,上上届毕业回校看老师的。”

“啊原来是学长!真的是很抱歉。大家都在上面,我带你们过去吧。”卫岚主动走在他俩前面开路。

“有劳。”喻文州已经缓了过来,颔首微笑着,眼睛却看着身侧的人。

黄少天正不爽着暗自堵着气。他生就了一副活泼热闹的面相,眼下拼命憋着绷着一张脸,丝毫没有吓人的感觉,看着反倒显得十分可爱。

黄少天察觉到喻文州的视线,立即有些绷不住,但还是故作严肃:“看我干嘛?”

喻文州转头直视前方:“没什么。”嘴角仍然微微上翘着。

黄少天看他这样子不干了:“喂你在笑什么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啊?问你你又不说求你了好文州你快说嘛你不说我好难受的。”

喻文州被他闹得哭笑不得:“真的没什么啊。”刚才看你有趣,多看了两眼而已。

卫岚在前面纳闷:这人真的是学长?

一路闹着很快就到了四楼。

卫岚让他俩先进去随后就锁上了消防通道门。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一切都必须保险起见。

两人一进门就听见不远处的寝室中传来了争吵声。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遂一前一后地走了过去。

407。恰是喻文州所在的寝室。喻文州没有迟疑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我是这儿唯一一个老师,当然应该听我指挥统一安排行动,你这个人怎么自作主张呢!”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双手环胸,怒视着眼前的人。

对面的人斜靠着栏杆面无表情:“我不认为我安排实验还有向你汇报的必要。”语气丝毫不见波澜,对对方的愤怒浑不在意。

听起来是老师和研究员起了争执。

研究员身披一件实验室的白色工作服外套,面相清秀,只是生了一双大小眼,但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容貌。

熟人啊。王杰希。

喻文州不自觉眼神凝重了起来。先是叶修,现在又是王杰希?

黄少天看喻文州表情不对,不是很明白这事到底严重在哪了,疑惑地碰了碰喻文州的手臂。

下一秒就见喻文州走向那个满面怒容的老师。

对方的眼刀立刻就扫了过来,喻文州视若无睹,从容自若地走到男人面前,看也没看他一眼。

黄少天定在门口不敢说话,心中大骂喻文州没眼力见瞎跑干什么冲到前面去当炮灰吗!

男人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眼见的就要发作,黄少天大脑飞速运转着想着怎么把喻文州拉回来,只见喻文州弯下腰打开床下的一个柜门掏掏掏拿出两盒牛奶,然后一脸微笑地对满面阴沉的男人说了句:“不好意思,这是我的铺位。”

 

“靠靠靠你神经病啊你放开他!老师了不起啊有你这么做老师的吗唔唔唔@##¥%&*!!!”黄少天正破口大骂冷不丁就被人捂了嘴不让他再说话,那人声音还有些稚嫩低声急喊着“黄少你再叫你可能也要被抓啦”,黄少天蹬了几下手脚无果才恨恨作罢,而瞪着男人的目光依然是恶狠狠的。

倒是被人钳制住双臂的喻文州比较淡定,还冲他笑了笑:“少天放心,隔离检查而已。”

“如果被丧尸咬伤或者抓伤,五分钟内就会出现高烧症状,根据卫岚的陈述他们接触已经远不止五分钟,因此完全没有隔离检查的必要。”走廊里正闹腾着,斜靠在墙边的王杰希皱眉道。

空气微妙的僵硬了片刻。走廊里围在一块儿的学生面面相觑,抓着喻文州的两个男生更是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该听谁的。

喻文州抬起头,深深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微笑道:“多谢您了,如果说隔离检查可以打消这位老师的疑虑的话,把我关上一会儿也无妨。”

王杰希看着他半晌不做声,好一会儿才颔首道:“好。直接带他去我房间吧,记得不要乱碰东西。”说着冷眼瞥了瞥一旁的老师。男人脸色铁青,冷哼一声便走开了。

待人散得差不多了,捂着黄少天嘴的那只手才松开。黄少天立即大喘了几口气:“艾玛你是要谋杀啊憋死我了!”

面前比他矮了半头的小男生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啦黄少,待会请你吃好吃的!”

黄少天总觉得这个素未谋面的小男生很眼熟,抓着脑袋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人叫什么,十分困惑地问他:“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啊?”

小男生原地僵了一秒,立刻打着哈哈道:“哎?我刚才听见队......喻...学长叫你的嘛!我叫卢瀚文,今年直升班升高一啦!”

黄少天持续困惑,喻文州刚才叫我名字了吗?但很快这点疑虑就被愤慨覆盖了:“哎小卢啊那个男的谁啊好嚣张啊!我以前在校念书的时候怎么就没见过这家伙靠靠靠好气人啊这是老师吗?他知道什么叫为人师表吗?简直就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而且他是傻.逼吗我和喻文州待在一块儿的他没发现吗?说文州是新来的要做隔离检查还把我给漏了公报私仇要不要这么明显啊不就是打扰了他吵架嘛!”黄少天手里拿着刚刚喻文州塞给他的牛奶,咬着吸管一脸忿然。

“这个马老师就这样啦。是去年刚来的体育老师,平时上课也喜欢要求学生绝对服从他的指挥,不喜欢他的人还挺多的。但他身手挺好,所以成了唯一一个幸存的老师,所以就作威作福起来啦。”卢瀚文也叼着根吸管,一边领着黄少天去他寝室一边解释道。

“刚才那个研究员,是王杰希前辈呃......学长,在读研究生,最近恰好回母校帮生物老师做一个课题的,现在负责研究丧尸病毒的疫苗。”

“哦,”黄少天进了寝室一下子瘫在床上四处打量,漫不经心地答道:“那个大小眼儿啊,看他挺眼熟的说不定是大学校友哎现在学校宿舍整的真不错啊比我们当年的老鼠窝好多了。”

“是啊。哎哎黄少你快把窗关上天快黑了啦这样会招丧尸的!”

 

412。王杰希的寝室。

“你这么糊弄也不怕那老师再找你麻烦。”喻文州手支着桌,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

“没必要。”王杰希脱了白大褂,径自半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你再呆五分钟就可以走了。”

听得对方的逐客令,喻文州也不恼:“听说你负责疫苗研究?”

“怎么,有问题?”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哪里。”喻文州直视他的眼睛:“只是觉得很高端而已。”

王杰希没说话。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好一会儿,心思各异。

“我原本是和我爱人一起来的。”王杰希偏过头转移了话题。

“哦?那想必是个漂亮的妹子。”喻文州笑眯眯的。

“但她死了。”王杰希把钥匙插入锁孔,轻轻一转打开了抽屉。

“抱歉。可惜了,无缘见到。”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总觉得王杰希打开抽屉看了里面的东西后表情出现了一瞬的裂痕。

王杰希盯着抽屉里的相片愣了两秒,然后“砰”一声果断关上了抽屉并迅速落锁:“还是不要见到了吧。”他苦笑。

喻文州站起身:“多谢收留了。少天应该在等我吃晚饭呢,告辞了。”

“不送。”王杰希闭目道。想了想还是转过头来最后说了句:“下不为例。祝你们好运。”

 

微草。

王杰希取下VR头盔舒了口气。

上次和兴欣训练赛赌输了被忽悠来玩这个游戏,还要给蓝雨正副队当助攻,真是,什么个事啊。

他起身四顾,寻思着要让柳非好好解释一下抽屉里那张方士谦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TBC.

——————分割线——————

瀚文真是可爱的天使啊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这是儿子在帮爸爸攻略爸爸【不】

大眼爸爸出场了开心吗?猜猜大眼爸爸的角色定位是什么呢?

柳非小姑娘真的是太可爱了!杰西卡爸爸你老实交代看到方神照片的时候你想了什么呢?【王杰希:.......扫把旋风。阿麟:爸爸我错了QAQ】

喜欢的话请戳小红心小蓝手。

欢迎捉虫欢迎指教,有评论的话也不要大意地向我砸过来吧!

评论(7)
热度(23)

© 西狩获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