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狩获麟

圈名洛钟麟。不知所归。

【喻黄】丧尸学院(六)

半道英雄太太太太好听了!!!!还有天之厚我(双花)!!!

放着这些个背景音简直都不能好好码文,“连灵魂都挣扎躁动(夜雨星明。喻黄)”好吗!!

咳,下面进入正题。

前情提要:喻黄进入宿舍楼,文州遭到误伤。惊现王杰希,文州出于试探打断了研究员王与体育老师的争吵,却被老师公报私仇隔离检查。在王杰希的房间里,两人隐晦地互相试探后喻文州告辞。

章节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分割线——————

等喻文州找到黄少天和卢瀚文,他们早就把喻文州的晚饭准备好了。当然只是一份泡面而已,顶多再加上卢瀚文贡献的放在宿舍里的火腿,然而现在非常时期,显然不应该纠结伙食的问题。

喻文州一回来就被黄少天一脸急切地追问有没有被怎么样,确认了好几遍没有受到“非人的对待”后才松了口气,那架势简直就差给他作个全身检查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心下又着实温暖,忍不住揉了一把对方一头有些凌乱的黄发:“快点吃吧,我都回来这么久了,你还没吃完。”

黄少天意外地没有反抗“小学弟”有些逾矩的举动,只又看了他一眼就安安静静地低头吸溜着面条。

喻文州原本还等着他新一波的絮絮叨叨,见状也不再说什么,转而和卢瀚文攀谈起来。他刚步入房间时见到卢瀚文不可谓不惊讶,此番攀谈自然也是有着试探的目的。小卢到底心思单纯,哪里发现得了喻文州的试探。几句话来往后喻文州便心下雪亮,心知小卢的记忆也没有被覆盖,而是被分派了什么“任务”,抑或只是纯粹的“角色扮演”。喻文州思索着却也没有点破,他需要慢慢梳理眼下已经确认的事情,把主动权扭转到自己手中。

他看着窗外,天色已经几乎全暗了下来,为防止吸引丧尸,整片楼道一片漆黑,一盏灯也没开。为了方便管理和应对紧急情况,男女幸存者都在原本划定给男生的宿舍区。大家都不敢太大声的说话,走廊里回荡着悉悉索索的活动声和微不可闻的说话声,依稀夹杂着几个女生的轻声哼唱,听调子,像是《饥饿游戏》中的《Safe and Sound》,放在此情此境下,竟是有些刺痛地合适。

“Just close your eyes,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l 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you and I’ll be safe...

“and , sound......

于是渐渐地响起轻微的啜泣声。毕竟都是幸存者,难免自己的好友、同学和老师葬生在了丧尸群中,甚至成为了丧尸群的一员。没有一个人劝那些埋首哭泣的人,大家都各自缄默着,眼中神色晦明不清。

黄少天第一个无法忍受这样的气氛了,但还是硬生生忍下到了嘴边的抱怨。他拉开阳台的窗帘,走了上去。脚下的校园一片漆黑。楼房扭曲的阴影间远远近近,有身影耸动着,带给人不详的气息。

黄少天抬头看着漆黑的天幕。今夜的月亮很圆却并不明亮,躲在云层之后时隐时现的,给人迷离美好的错觉。黄少天不由自主地将手抚上了紧闭的窗户,停留在窗缝的指尖能够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气流从其间钻出,在指尖留下安宁清爽的触感。

“看什么呢?”

黄少天转过头,发现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阳台上。因为每个宿舍都配置了一个,阳台空间并不大,两个大男生往这儿一站刚刚好,再进来个人就会显得挤了。

“你看,月黑风高杀人夜。”黄少天夸张地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架在喻文州勃颈上:“打劫!”

喻文州配合地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哎强盗大哥您勿要冲动,劫财还是劫色呀?”

黄少天憋着笑,装出恶狠狠的样子:“呔,当然是劫财啦!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还不快快留下买路财!”

“哦?”喻文州含着笑对上他在夜色里犹自熠熠流转着光华的双眼:“小弟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乃要不啦?”

“要。当然要。”黄少天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突然自觉有哪里不太对,一时间欲盖弥彰地抽回了先前架在喻文州脖子上的手,继续抬头看着夜空。

“诶你看,有好多星星啊。看得很清楚诶!”黄少天扯扯喻文州的衣袖,有些按捺不住激动。

“是啊,我看见了。你看那里。”喻文州也陪着黄少天假装遗忘了方才空气中的微妙,手指着黑丝绒般天幕上的某处。

“那是北斗七星吧?是吧是吧是吧,天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得这么清楚,哎别说,学校建的远离市中心就是这点好。哎哎那个是勺柄吧,哎你看那颗好亮啊,好多好多星星啊!”黄少天话匣子一开顿时停不下来了,不住地赞叹着。

两人站在狭小的阳台上,仿佛隐藏的危机都不存在,仿佛他们是天宇之下唯一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两人都把手搭在了窗台上。黄少天不小心触到了喻文州半温半凉的手,顿时受惊一般连忙收回。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黄少天这才平复下来。

没两分钟,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黄少天总觉得心里有什么正不安地涌动着,尤其当他看着喻文州的时候,那股暗流就显得愈加强烈。

冷静,冷静,黄少天你要冷静啊!错觉,都是错觉。

“少天?”

“诶?嗯,什、什么事?”黄少天像被人忽然撞破了心事一般,有些无措地胡乱应了声。

“热吗?”

“啊......还、还好吧。”

“你的手都放在这儿好久了。”说着喻文州拿他的手指点了点黄少天停留在窗缝上的指尖:“确实有气流进来啊。想开窗?”

“啊?”黄少天冷不防被人碰了指尖,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碰,却让他着实慌了一瞬。黄少天下意识缩了缩手,顿时暗骂自己没出息,立即镇定下来:“不是说不能开窗,会招丧尸的吗?”

喻文州却轻笑了一声,把窗户向外推开一条缝,一股微凉的气流顿时拂过了他俩的耳畔,在发丝间灵动地流窜着,带来阵阵痒意。

“总得透透气吧?开这么点不要紧,闻不见的。”喻文州撩起一缕有些扎了眼的额发,轻轻地说。

“嗯。”

宿舍内。卢瀚文看着他俩的背影愣是一点儿声都没敢发出来,他歪着脑袋靠在床边想了半天,悄悄地划出游戏的玩家窗口,正对着他俩的背影,按下了拍摄键。

空气中响起了轻微的“咔嚓”声。黄少天立刻警觉地回头:“小卢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我刚刚不小心踩到了包装纸,哈哈。”卢瀚文手忙脚乱地藏起窗口,打着哈哈回答。

“不早了。”喻文州看了卢瀚文一眼,转而对黄少天说:“睡吧。我来守夜。”

卢瀚文被喻文州看了有些心虚,二话不说立刻爬上床睡了。黄少天则坚决反对让喻文州守夜,说什么让学弟守夜自己呼呼大睡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喻文州很有耐心地跟他讲道理,最后黄少天还是说不过喻文州,但表示半夜一定要叫醒自己和喻文州换班。

“这么早睡还真是不习惯啊......”黄少天嘟囔着爬上了床。

喻文州在床边坐下,笑了:“怎么,少天学长要听我给你唱摇篮曲吗?”

“什么啊!”黄少天翻了个大白眼。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估摸着他一定在笑:“干什么干什么?又有什么好笑的了??”

“睡吧。再不睡我可真的给你唱了。”斯人笑言。

黄少天撇了撇嘴,裹着被子面朝墙壁猛地一翻身表示不再理他:“睡了睡了。”

“晚安。”

“晚安。”

空气里终于恢复了安静,走廊里也没了动静,大多数人应该都休息了。

安静就这样持续了不知多久。

“文州?喻文州?”

“我在。”

声音有些犹豫,闷在被子里而显得有些含混不清:“我好像真的睡不着了。”

黄少天裹紧了被子,脸死死地贴在枕上,很有些别扭的开口。

不知道有没有听错,他感觉那人轻笑了一声,随后空气中便响起了歌声。

“黑黑的天空低垂......”

很耳熟的一首童谣。什么啊,真当我小孩子啊。黄少天心里嘀咕着,却没做声。

喻文州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即便是唱这样的童谣,也没给人幼稚感,反而显得安心而舒适。黄少天有些不太想承认,他的确很享受喻文州的嗓音。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黄少天听了这唱词顿时觉得耳根有些发烧,思念谁......拜托你不要把童谣唱的这么像情歌啊!黄少天又紧了紧被子,空调房并没有很冷,只是通过这么做才能缓解一二他心中的微妙感。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胡思乱想着,他就这么沉沉地陷入了梦乡。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TBC.

——————分割线——————

这段不走剧情,发个小甜饼让他们温馨一下。

其实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啦【你滚】

哎写这篇的时候我真的写着写着就唱起来了,真的好甜好听好甜!!

忍不住去全民唱了一下子,我看看能不能发链接:虫儿飞 (不要嫌弃我唱得不好啊!!)

天啊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的好!!

喜欢的话求小红心小蓝手,顺带求评论【乖巧】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顺便这儿放几个安利:

safe and sound Taylor版本的没钱听不到。。双笙唱的也不错

半道英雄 这首词曲都超棒!!

夜雨星明 曲爷唱的,喻黄的同人歌!!

天之厚我 双花!!双花!!


评论(4)
热度(21)

© 西狩获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