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狩获麟

圈名洛钟麟。不知所归。

【喻黄】丧尸学院(七)

前情提要:过渡章甜饼】他俩在阳台上看星星,文州守夜给少天唱童谣。

章节目录:(一)(二)(三)(四)(五)(六)

那么快要到高潮了(大概是的),我来打个加速卡

——————分割线——————

喻文州半眯着眼小憩着,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些许细微的声响。他清醒了些,捡起手边小卢的羽毛球拍算作防卫,披了件外套轻悄悄地带上宿舍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亮着一盏昏灯,明明灭灭间似乎下一秒就要熄灭。四下里落针可闻。

 

喻文州屏息四顾,没见什么异常,忽觉一阵入夜专属的凉风从颈后吹来,拨弄得有些痒意。

 

消防通道的门开了?

 

喻文州心下一凉,转头看去,黑漆漆一片,隐约有些浅淡的白光透进,也弄不清是月光还是路灯光——门果然半开着。喻文州不由紧了紧手中球拍,放轻步伐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散发着不祥气息的洞口。

 

夜安静得可怕。

 

喻文州蹙着眉,感觉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不太平稳的呼吸声,但愿——

 

黑暗里有什么星星点点的闪了闪,喻文州不由脚下步伐一滞,却见门后绕出半个人影。那人手中夹着支烟,吐出一口烟气,双眼隐没在黑暗里晦暗不明。

 

叶修?喻文州松了口气,但神情丝毫没有放松,他一手搭上门:“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抬头喻文州吃惊不小,眼前的男人的的确确夹了支烟,却生就了一双大小明显不那么对称的眼睛。

 

“哟,是你啊。”那人见了他,淡淡招呼了一句。

 

王杰希?会抽烟的吗?喻文州深深皱起了眉头。

 

“以前怎么没听说过王队也喜欢抽烟啊?”喻文州还是很快调整了表情,笑着问。他感觉事情似乎偏离了他原先的猜测。因而他这次刻意没有用游戏里的称呼,而是像平时在战队一样称呼眼前这个男人。

 

“嗯?是啊,我一直都抽烟的。”“王杰希”闻言轻笑一声,对喻文州刻意为之的称谓表现得没有太多反应。

 

喻文州心下微沉,是没注意到吗?

 

“这样啊。那么学长这么晚了在这儿抽烟是做什么?大晚上的擅自打开消防通道的门,似乎对大家的生命安全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喻文州进一步问道。

 

“哪儿有那么夸张。”“王杰希”甚是不以为意:“这不是忍不住了出来抽根烟嘛,马上就回去了你放心。”

 

这口气,甚至有些轻佻。

喻文州一时间感到十分混乱,他觉得眼下的情况怎么看怎么像是叶修附身到了王杰希身上,成了这么一个画风诡异的结合体。

 

“烟瘾这么大啊。”喻文州听到自己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眼下这种情况你还有心情抽烟?”

 

“这你就不懂了吧,”“王杰希”深深吸了一口烟又徐徐吐出:“现在这个样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还不一定看得到明天的太阳呢,能多抽一口是一口。”

 

喻文州对他的人生哲学持冷漠态度,心下算准了这人绝对是叶修没错,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句:“明天的太阳肯定是没问题的,这不都大半夜了么,夜晚很快就会过去了。”

 

“嗯,是啊。”“王杰希”靠着墙双手垫在脑后:“可是”,他似笑非笑的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夜还很长呢。”

 

喻文州不明所以,琢磨着他这话什么个意思,忽然耳边听见内走廊深处有人哑着嗓子哀嚎着,与此同时响起了一阵叮叮当当东西倒地的声音。

 

喻文州心下一惊,又看了“王杰希”一眼,立刻转身向声源处跑去。

 

走廊里又响起几声短促的惊叫。

 

“夜还很长呢……”男人扔了手上的半截烟踩灭了,神情有些可惜。嘴角却依然挂着谑笑。

 

“我靠喻文州你吓死我了我刚才被惊醒了到处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黄少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还带着点睡痕拦住了喻文州。

 

“醒了?”喻文州见黄少天和跟在他身后的卢瀚文都没事心下松了松,随即又立刻凝重起来:“拿上点东西防身,那边出事情了,我们去看看。”

“收到。”黄少天立刻照办去了。

 

喻文州先行来到了411门口,那儿早已一片混乱。人群中心正是那个体育马老师,此时他正一脸痛苦地半蹲着身子,口中发出赫赫怪响,双手颤巍巍的伸出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似的,他一伸手那一片的人就慌忙后退,几个胆小的女生顿时吓得叫出声来。

 

“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又惊又疑,拉住旁边一个满头冷汗的男生问。

 

男生被他猛地一抓吓了一跳,整个人哆嗦了一小下子,说话都不太利索:“我、我不知道。刚才听到声音从宿舍里出来,就、就这样了。”说着他又一脸惊恐地问喻文州:“马、马老师这是,丧尸化了吗?怎、怎么会……”

 

的确,肌肉萎缩导致双腿不太灵便,声带萎缩而导致说话不利索只能发出怪声,本能地接近活人,这些都是丧尸化的特征。

好端端的在宿舍里,怎么会突然丧尸化?

喻文州也觉得过于不可思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那个还未完全异化的男人口型,从喉咙中发出的似乎是“救命,救我,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然而终究没人注意到。所有人对丧尸化的恐惧,都盖过了对这个男人的同情。

 

“不要慌。”喻文州沉声道:“人还没有完全异化,趁现在他还有自己的意识,找个空房间把他单独锁起来。不要围在这里,走廊太窄,挤在这里想跑都来不及。”

 

“我们就这么丢下他不管吗?”有个女生怯生生开了口。

“是啊,王杰希学长不是在研究疫苗吗?问问他有没有办法啊!”

“对,去找王学长!”一群人七嘴八舌地就去了。喻文州确实觉得是个不错的提议,但他总觉得那个“王杰希”并不能帮上忙。说不定还会帮倒忙,他想。

 

“不管怎么样现在他就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定时炸弹,先控制起来!”于是几个男生手忙脚乱地撞着胆子上前,手里挥舞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吆喝小猫小狗似的想把男人赶进空屋。这时只听一声惊叫,喻文州一阵头疼,发现恰是刚才几个去找人的女生发出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喻文州想着,连忙向那边跑去,就听见走廊里不知是谁突然大吼了一声:“丧尸!好多丧尸啊!快跑!快跑啊!”

 

喻文州正跑动着,一转头恰好是一间宿舍打开的房门,他看到,阳台的窗台上,苍白的月光下赫然冒出一个狰狞的头颅。

爬上来的?!

前半夜都没事,怎么会现在突然爆发?在室内的人,为什么会无端感染上病毒?喻文州感到思绪有些混乱,回忆起之前叶修说的通关提示,隐隐有了一个念头,但眼下显然不适合进一步思考这些。

希望少天小卢已经离开407了!

 

喻文州心下焦急,奈何走廊中乱作了一锅粥,人人慌不择路,勉强还清醒的几个拼命想关上宿舍门。最惨的就是之前没起床的人,此时还在床上没完全清醒过来,几乎是死定了。

 

“把消防通道门关上!走内部楼梯,不要乘电梯,上楼!快!”喻文州用尽全力大声指挥着:“女生先上!男生找找拖把扫帚什么的,先撑一会儿,当心不要被抓到,保命要紧!”

 

“马老师,老师变成丧尸了!”有人又大叫:“啊!我被抓到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喻文州头疼得要命。刚才没把他关起来吗?

 

但现在也没时间计较这个了,喻文州一把拉开手忙脚乱的一个小男生:“我来。”

 

或许因为生前是体育老师,即使丧尸化了肌肉萎缩退化动作也比其他丧失灵活得多,可以算是个异种了。喻文州侧身堪堪避开避开丧尸扑过来的一只爪子,手中球拍也成功打退了另一只。喻文州还是因为冲力踉跄了两步,心下啧舌这丧尸力气还真不小。

虽然学校的廉价球拍是铁做的比较沉重,但到底还是脆弱的,才挥了几下子就已经有些扭曲了。喻文州看在眼里却别无办法,心里一边估着还能撑多久一边盘算着撤退的路线。

扫了一眼这边的战线,大多数人还是胆子小,不太敢正面应对丧尸,只能拼命拉住门避免更多丧尸进来。然而仍有丧尸源源不断地从宿舍阳台上翻进来,从外面关宿舍门必须向外拉,不怎么使得上力气,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丧尸涌入了走廊。少数几个能打一点的也毕竟都是学生,随着丧尸增多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更加要命的是,一些还在宿舍里的人根本毫无支援。

喻文州四顾之下没见到黄少天和卢瀚文急得要命,只好在人堆和丧尸堆里周旋着希望能找到人,突然耳边一阵怪响,猝不及防间一个丧尸就向他扑去。

喻文州竭力希图躲避,眼见得无能为力了,突然那丧尸两眼翻白倒了下去,露出了身后站着的一高一矮两个人。

 

“喻文州!”黄少天十分开心的冲他挥了挥手中的木棒。

喻文州又撂倒一个扑到眼前的丧尸,见了他俩都安然无恙,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

“你没事就好。”

“你没事就好。”

 

两人会心一笑,黄少天一棍挥开一个踉跄着冲上前的丧尸,便对喻文州道:“408、410还有人,要去救吗?”

喻文州闻言看了一眼这两间寝室,里面爬出来的丧尸明显较少,想来是被里面的活人吸引了一部分:“不行,太多了,只能靠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能逃上走廊就帮他们一把,否则我们去了也无非是给这些东西加餐罢了。”

 

“大家慢慢后退,把战线往后拉,一个一个退进楼梯间!”喻文州眼见得丧尸增多走廊变得越来越拥挤,活动不开手脚,于是招呼着众人后撤。

或许是喻文州一直表现出的沉稳镇静让人感到信服,因而其他人都听从了他的指挥开始慢慢后退。

 

“我们殿后吗?”卢瀚文虽说是孩子,却生就了一副与年龄不符的心性,说到这儿的时候竟然有些小激动。

黄少天“嗤”了他一声:“小祖宗你得了吧,待会你先和大家一起跑。”

喻文州也笑着回道:“必要的话我会和少天撑着的,小卢记得先上去等我们。”

卢瀚文有些不太满意地撇撇嘴,但还是闷声应了句“哦”。

 

很快就还只剩他们三人,卢瀚文扶住楼梯间的门正要进去,谁知半开的门板遮挡了视线,一只丧尸异常灵活地从斜刺里向他冲了过去。正面迎上的话力气不够,退的话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退路就会被封死,一时间他不知该如何反应,连武器都忘了用,瞳孔里只剩下了被无限放大的狰狞面孔。突然眼前一个身影飞快地闪到了他面前,挡在了他与丧尸中间,并将他一把推入楼梯间迅速关上了门。

“队长!”卢瀚文这才反应过来,哪里还顾得上称呼会不会暴露的问题,锤门大喊;“队长你干嘛关门啊!”

门外黄少天似乎大吼了一声,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卢瀚文立刻就想拉开门冲出去帮他们俩,这时只听“咔哒”一声,身后伸出一只手彻底锁上了楼梯间的门。

卢瀚文心底冰凉,机械地回头看着那只手的主人,惊魂未定的男生颤着声音说:“我、我看到,他...被马老师抓伤了……再不关门,我们大家都会死……”

马老师就是那个刚刚异化的丧尸。

 

卢瀚文再一次看向紧闭的是不是颤动几下的暗灰色大门,感到一阵茫然与绝望。

 

凌晨三点十八分,被抓伤的喻文州与完好无损的黄少天被他们掩护过的人抛弃,锁在了门外的丧尸群里,生死不知。

 

 

 

 

 

TBC.

——————分割线——————

这是假期里的最后一更了,下次要等到明年六月,毕竟要准备高考了。(或者我争取寒假)

 

因此这里给大家小小的剧透一下吧,毕竟要隔那么久。

文州确实被抓伤了,但他不会有事,有惊无险,真正会有危险的是黄少天。

 

你问我为什么啊?这个嘛......明年回来再说咯【你滚】

 放心不会弃坑。

谢谢大家。喜欢的话,照例求评论,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你够】。


评论(5)
热度(16)

© 西狩获麟 | Powered by LOFTER